日本人對於細節描述的執著

有讀過日本小說的朋友可能會留意到,日本人喜歡用一些枝微末節的描述來具象化一個比較大的情境。例如,用一首爵士樂曲曲名或是香菸品牌來顯現一個小說人物的性格等等。這樣見微知著的手法日本人可說是樂此不疲。

今天下午一如往常地和固定見面的日本志工老先生做了日文會話練習。由於志工先生退休以前一直是任教職,在泡沫經濟的時代曾有一段時間為證券公司總經理的公子做家庭教師。當時證券業市況大好、錢淹腳目,家庭教師的報酬除了談定的金額之外,經常會有加碼的意外之財。而志工先生是這樣形容的:

「當時我每次領的薪水,都是連號的鈔票。」

這也是一個極小的細節,但單就這些資訊,不難想像出當時證券公司總經理的家裡,隨時都備有一疊疊札好的鈔票,接著從大疊中抽出幾張來封入信封付給家庭教師做薪水。我聽到這裡就一直在拼湊著這個情境的畫面,幾乎無法專心聽志工先生繼續說下去。

幾年前中國大陸紅極一時的電視節目中出現的拜金女有一句名言,「我寧願坐在寶馬(BMW)裡哭。」這是用了汽車品牌名稱來描述她對生活的想像,這個說法相當易懂但也不免過於直白。前不久看到日本節目裡訪問的拜金女,她對於生活的想像是這樣描述的:

「坐著品川車牌的車在首都高上馳騁。」

日本綜藝節目《月曜から夜ふかし》擷取畫面

先科普一下,日本的汽車車牌是有加註地名的,與早期的台灣車牌上加註台灣省、台北市等類似。而這個地名是依據戶籍所在地的汽車監理管轄單位而定。品川車牌所包含的戶籍地是位在東京都千代田區、港區等東京最市中心的區域,因此也被視為天龍區住民的標誌。概念上相當於上海市裡的「滬A」車牌,難免讓人對車主的身份有一些聯想。

當然,這樣的一個冷知識,日本人多數也是不了解的。而一個非東京出身,平時也不開車的一個女性,選擇用這樣的資訊來傳遞她對生活的想像,主持人貴婦松子(マツコ・デラックス)也覺得相當新奇。現場詢問了攝影棚內的女生來賓,彷彿並沒有人知道這樣的一個品川車牌的意涵。

一樣的拜金價值觀,被這樣隱晦的描述彷彿多了一點細膩。日本人的委婉表達中所運用的各種細節描述,實在是值得玩味。

Aspiring full-stack software engineer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